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02:23:41

寒松谒拜姚枢墓(新图)

   步文书宗亲和义宽宗亲的后尘,今天终于去了一趟辉县,见到了姚枢墓和姚炜墓。
   接受姚文书宗亲去辉县的坎坷教训,没有去郑州北站,而是在郑州市内倒两次公交车又坐了一次摩的,到了新北站,坐上了去新乡的城际公交。到了新乡后直接坐新乡去辉县的汽车,终于在下午两点到达辉县。
    临走时向文书宗亲索要了姚勇宗亲的联系方式和电话号码以防万一,据说姚勇宗亲是企业家,时间一定很宝贵,日常事务也不会少了,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是不能打扰姚勇宗亲的。在汽车站快餐厅仓促弄了碗羊肉烩面解决肚子问题后就开始寻找姚枢先人的墓地,汽车站门外的几辆巴士的哥对于县城北环路上的姚枢墓是一问三不知,再打听一下三轮大哥,更是云里雾里给我胡侃一气。没办法;只得向姚勇宗亲求助,电话刚一接通,等我说明情况向姚勇宗亲询问具体位置时,姚勇宗亲马上说;“我这就过去,现在我正好没事。”不知道是真的没事,还是放下手头的事务专门来接待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只得告诉他我在汽车站门外,等他过来……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02:33:22

忘记上图了{:soso_e127:}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02:43:33

从现场情况来看;最危险的还是姚炜墓,正好在行车道上,碰上“250”的司机了还有可能再次撞坏墓葬。好在这里是一个“丁字路口”汽车刚转过来,速度不会太高,只要不是车辆失控,撞上的可能不大,但是肯定有再次被撞的可能。
         设置路障和警示标志是有必要的,,,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02:55:50

   姚枢墓在马路以外,离路边大约五米左右,墓碑尚在,字迹依稀可辩,姚勇宗亲指着墓碑上的字逐字逐句读了下来。经过八百年的风雨侵蚀,墓碑已显现出“文物状态”中间已经崩裂,如不及时保护情况将继续恶化。
    姚枢墓的后面是一片高岗,并有一棵大大的椿树,有当地居民在此纳凉休闲,与姚勇宗亲相当熟悉,我们到来后。他们都主动地和姚勇宗亲打招呼攀谈,

姚尚明 发表于 2013-9-12 04:22:59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02:55
姚枢墓在马路以外,离路边大约五米左右,墓碑尚在,字迹依稀可辩,姚勇宗亲指着墓碑上的字逐字逐句读 ...
可爱、可敬的大椿树,它的伟岸正展示着祖先的丰功与伟绩。
谒拜姚枢墓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有生之年一定为“还祖先一个清净之所”而奉献自己的一份心力。
好样的,寒松老!

姚绍弦 发表于 2013-9-12 10:58:01

姚尚明 发表于 2013-9-12 04:22
可爱、可敬的大椿树,它的伟岸正展示着祖先的丰功与伟绩。
谒拜姚枢墓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有生之年一定为 ...

    向寒松宗亲学习!寒松宗亲总是脚踏实地的在为咱们姚家做实实在在的工作,任劳任怨,不辞辛苦,是我学习的好榜样!

姚克毅 发表于 2013-9-12 11:05:14

本帖最后由 姚克毅 于 2013-9-12 11:06 编辑

做半天义务工,把您脚下的一片金黄的草清除了吧!

姚中东 发表于 2013-9-12 12:39:08

寒松宗亲任劳任怨,汗湿衣衫,为咱们姚家做实实在在的工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12:50:18

姚尚明 发表于 2013-9-12 04:22
可爱、可敬的大椿树,它的伟岸正展示着祖先的丰功与伟绩。
谒拜姚枢墓也是我的一个心愿,有生之年一定为 ...

……寒松老!……{:soso_e114:}
我有那么“老”吗{:soso_e104:}

姚寒松 发表于 2013-9-12 12:54:32

姚绍弦 发表于 2013-9-12 10:58
向寒松宗亲学习!寒松宗亲总是脚踏实地的在为咱们姚家做实实在在的工作,任劳任怨,不辞辛苦,是我学习的 ...

从南昌回来就一直想去,无奈被杂七杂八的事所缠绕脱不开身, 一直拖拖拉拉到如今,,惭愧{:soso_e110:}
页: [1] 2 3 4 5 6 7
查看完整版本: 寒松谒拜姚枢墓(新图)